管祥红,方正国际软件公司CEO(以下简称方正国际)。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996年受命组建方正株式会社(方正国际的前身)。在其领导下,方正国际以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产品出口迅速占领海外市场,经过16年的发展,方正国际已成为一家拥有先进项目运作体系、完善管理机制、成熟市场策略和影响力的品牌企业。

生于湖北农村的他,时常自嘲天生就是吃苦的命。十余年的留日经历,塑造了他的坚韧性格,培养了他的奋斗精神。亲和健谈的表象下,是一颗忧天下之忧的赤子之心。掌舵中国本土创新企业,他立志要努力把IT服务渗透到中国国民经济的关键领域,以企业家的责任和担当,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做出贡献。

初见管祥红,他刚飞抵广州完成一场商业洽谈,来不及仰望烈日下的广州塔,早已习惯做空中飞人的他又要马不停蹄地启程赶往飞机场。就趁这个时间间隙,本报记者有幸就中国创新企业发展问题与管祥红展开了探讨。香港商报记者李斌

中国企业发展呼唤忠诚回归

「我今天郑重宣布,如果有人有公司敢挖我们的人,我们会以两倍的比例挖回人才,不惜代价。做不到就处分部门负责人及人事总经理。」前不久,管祥红在微博发表的这番言论,引来众多网友围观,由此引发了创新型企业在如何对待人才问题方面的一场口水战。

随着商业价值创造日益向软件转移,运用必要的技能来应对云计算、移动计算等颠覆性技术成为了重要任务,对企业级大型工业系统而言更是如此。受云计算、移动互联网、企业社交化趋势影响,IT业将迎来新一轮的竞争,而竞争的关键即在人才。于是,整个行业迎来「挖人」大战。对此,管祥红认为,整个中国都在流失「忠诚」血液,企业发展需要呼唤忠诚的回归。
古有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千里寻兄,赤胆忠心天日可表,今日多少「豪杰」贪一时私利「背叛」旧主,诚可叹也。古往今来的历史成败定律告诉今人,忠义者必成大业,唯利是图之小人终将遭人唾弃。

由孤身一人到如今4000多人的大团队,惯于从企业内部挖掘问题的管祥红意识到,现今不少企业缺乏持续创新的能力,其根本原因在于缺乏一种文化的支持。

管祥红说:「在中国,不少人因创新获得一定成绩后常常由于私心,想要另辟蹊径,闯出一番新天地。而这往往使其不能继续深入地专注于原来的项目,进而使得一些创新浮于表面不能深入,甚至导致社会资源的浪费。」

中国需要提倡忠诚和诚信的文化。「构建和谐的企业文化,是行之有效的解决方式」,他说,「以方正国际为例,全国有很多团队,也会出现个别人将我们自主研发的软件偷出去卖的现象。但我认为这大可不必,留在方正团队,持续创新,将这一地区的市场占有率提高,个人也将享受更高的社会地位和待遇。」

跳槽率高是低效率的体现

企业如何构建忠诚文化?管祥红以方正国际自身为例,认为要尊重员工和提高员工收入,让方正国际成为真正的事业型企业。方正国际的企业文化,首先要从文化层面塑造信任、和谐,通过各种形式宣传;其次更需要从制度层面保障。方正国际要求员工不要每天千篇一律重复工作,而是集思广益,筹谋如何改进公司工作和改善客户体验;这个时候,众人合力远比老板一个人的力量要大,何况制度本身就是企业往更高层面发展的内在需求。至于具体行动,他提出领导需向员工述职,即领导「想要做什么,该怎么去做,必须争取员工的支持,美国总统即是如此」;此外,「领导还要采用现代化的管理手段,争取与员工互动,让更多人参与到公司的建设中来」。

在论及企业与员工关系层面,管祥红说:「企业和员工的忠诚是相互作用的,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循环关系。企业需为员工创新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提供一份沃土,同时也要保证员工得到相应的激励,获得成就感,在这方面,中国企业离世界水平还有 一定差距。」

他指出,日本的企业在维护忠诚文化方面做得非常好。日本企业鼓励员工忠诚,长期服务于一个公司的员工到退休时将会获得丰厚的退休金;但若中途跳槽,这笔退休金将被视为放弃。这种做法从根本上培养了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管祥红表示,对于年轻人来说,有理想、有抱负无可厚非,但在具体实践过程中如何学会容忍也是一种能力,「是金子总会发光,学会坚持提升自我能力,将来受委屈的机会将会越来越低,而你展示出的才华会让你实现愿望的机遇越来越高,所以人不忠诚,跳槽率高不论对社会还是对个人都是一种损失,是低效率的表现。」

专注五大行业 创新硕果累累

「创新,一是需要有先进的需求,二是要有一支迎难而上的优秀团队。国际化公司给我们带来了需求,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思路和理念,这都使得创新成为可能。」管祥红对创新有着自己的一套见解。

管祥红说:「我认为不专注的企业是难有创新成果的。去年方正国际完成了内部重组,将方正旗下所有从事IT服务的企业统一到方正国际这个平台上,当时业务线多达18个,后来分析发现,为什么我们不把精力集中在我们的优势领域呢?我们现在的思路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八成以上的市场占有率。」管祥红称,方正国际目前聚焦于五大行业,即金融、公安和地理信息、医疗、交通和媒体。只有专注,才能有精力在这个行业精耕细作,真正实行差异化竞争,创造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只有专注,才能将创新做到极致,才能集中力量,在聚焦的领域实现突破,使方正有能力占领更广阔的区域市场。他说,「我们不仅提供产品,更有核心技术,为客户提供专业的服务,能解决产品相关的所有问题,这就是方正国际倡导的端到端服务模式。」

管祥红表示,方正国际长期在日本打拚,更熟悉日本的商业规则,就技术层面而言,技术没有懂和不懂、会和不会的差别,只有做得好与坏、高效和低效的差别。在日本,方正国际学会了四点:第一是诚信,对客户诚信,对客户忠诚。第二是质量,日本有400多家媒体都是方正国际的客户,方正国际在日本拥有一套对质量把控非常好的管理体系;针对客户的需求,会反复记录、反馈、反省,直到符合日本客户的要求。第三是快速反应,换而言之就是敏捷。于细微之处反反复覆数十年如一日,反映出方正国际的敏捷,也创造了良好的客户体验。例如一套图像处理软件,其他企业也可以做出来,但效果很差,客户体验也不好,最终都会选择方正国际的产品。最后一点是时尚,方正国际做出来的产品不仅要好用,也要好看,即所谓的与时俱进。
采访的最后,管祥红动情地说出了久埋心底的那句话:「我真心希望有一天,我们创新出来的产品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甚至创新出世界人民想都没想过的实用软件。那就说明,我们的民族文化真正强大了,我们的企业真正富有了。」

转型创新企业机遇

香港商报:目前整个世界经济复杂不明朗,不少专家都判断中国经济将步入总体下行,而广东第一季度也显示三驾马车都在下滑,您怎么看待中国创新的环境。

管祥红:我个人认为中国对高质量、高水平服务的需求是巨大的,对同质化、粗制滥造的东西的需求肯定是会下滑的。对高质量服务需求的上升实质上是为创新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空间。这就像盖房子,如果我盖的房子和别人一样,那客户可能不知道怎么选择,但我在同等的价格下改善了客户的入住体验,这就是我的创新。现时方正国际并没有感觉到国际金融危机给我们企业带来多大的影响,因为我们在海水退潮以前已经给企业注入了创新的动力,做好了充分准备。下一步,方正国际的目标是与更多高端和国际化的公司竞争,进入高端的市场,享受更好的价格回报。我们一直在创新,也一直面临竞争,例如去年的德国套装软件装展中,我们遇到了欧洲企业的围剿。起诉我们盗窃他们的产品,威胁代理商不准卖我们的产品,还来挖我们的人。但说实在的,我们非常高兴有人来竞争,因为有这样的竞争我们才更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也不断学会利用规则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香港商报:方正国际在国际化竞争中的优势是什么?

管祥红:从客观来讲,国际化的大公司发展水平、管理水平、技术水平肯定相对较高。这些公司是将全世界当成一盘棋来下的,而我们作为内地领军团队,会专注这一地区。在中国,每个地区都有其不同的发展特点,国际化大公司在具体运营中只能敲边鼓,而我们恰恰可以利用这种优势唱主角。当然我们也不会什么都输给国外企业,例如我们的包装印刷软件就是中国第一款自主开发的专业包装印刷软件,上市以来已成功进入中国内地、日本、欧洲、印度尼西亚、台湾等地市场。在核心软件方面,我们完全可以与国际厂商竞争。我呼吁更多的企业注重建立诚信、团结、忠诚的文化,保持持续创新的动力。

香港商报:近几年来,民企在中国市场上的力量越来越壮大,在各个行业领域都占据着大半壁江山。在目前经济放缓的态势下,不少民营企业面对着来自内外经济环境的双重压力,可谓举步维艰。值得关注的是,尽管不少民企日子并不好过,但权威数据依然显示,近几年来民企无论是在新开张数量上,还是在出口增长率及税收贡献率方面,均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您怎么看到民企目前的发展环境?

管祥红:民企生存条件艰苦,在市场竞争上吃的苦会多一些,不过艰苦条件下能充分锻炼其适应力和综合能力。我们总说,一个人吃苦越多,挑战越大,能力就越强,对于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当年我家里全力创造条件让我上学,也并非觉得知识最重要,知识固然重要,但比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一种不断上进的精神。将军是打仗打出来的,读书是读不出将军的。

香港商报:你们在华南区域有何规划?

管祥红:广东是方正国际全国市场战略布局中的重点区域之一。广东省毗邻港澳,是中国经济最为活跃和发达的地区。广州是华南最大城市,以广州为核心的珠三角地区在制造、物流、金融、服务等领域发展水平全国领先,是推动华南乃至全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区域。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广州也是高度重视高新技术产业的培育和发展。我们来华南的目的就是以广州为根据地把广州市场做深做透。具体而言,我们力争在3年内成为华南最具竞争力的龙头软件企业之一,未来将加大在华南的投入,打造以金融、公安和地理信息、医疗卫生、智能交通、媒体等五大行业为核心的IT服务全产业链布局。我们已经在广州设立分公司,以广东为中心辐射周边及整个华南地区,重点拓展软件开发、软件外包、系统集成及整体解决方案服务业务。

来源:2012年6月27日 《香港商报》

记者/李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