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前,苏州工业园区举行开展开放创新综合试验推进大会,对园区开展开放创新综合试验等工作作出动员和部署。

  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王翔在会上指出,国务院批复园区开展开放创新综合试验,不是简单地给优惠政策,而是给园区提供了先行先试的重要平台和重大契机,是指引园区未来发展的纲领。落实总体方案,关键要在“试验”上下功夫,尽快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成果。

  在“试验”上下功夫,于苏州工业园区而言是要求更是自觉。

  20多年来,这块“实验田”一直处于探索与试验中。创新的脚步从未停止,越走越坚定。

  纵观近几年,苏州工业园区亦从原先的内外资企业的制造业重地转型成为创新创业的枢纽。仅以服务外包为例,即有跨国公司共享服务中心、研发与知识密集组织、金融互联网服务等一系列新型业态在此蓬勃兴盛。

  据苏州工业园区服务业发展局局长刘华介绍,如今SIP的服务业已占整个区域GDP的41.3%,服务业投资占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量的比重也连年超过75%。

  作为三大战略新兴产业的云计算、纳米科技、生物医药和生命科学,也见证了诸多孵化园等国内外加速器载体在此服务于初创公司、并引入风险投资资本。

  2014年,全球第二大医疗诊断设备商、美国的贝克曼库尔特公司即以1亿美元收购了在SIP成立的创新公司苏州赛景生物科技。

  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杨知评认为,这样的“大——小”企业间的有机反应将有助于建立一个非常健康的、有活力的发展环境。

  但这结缘的背后却是一次次敢于把创新的理念,真正变成了行动。杨知评说,苏州工业园区是中国开发区中第一个试行MAH制度的“吃螃蟹者”。

  所谓MAH(Marketing Authorization Holder)制度,在西方发达国家的生物医药产业是通行作法,它通过生物医药企业合法地授权给第三方专业公司负责销售与分发渠道开拓、药品营销等业务,从而使前者更聚焦于新药开发、诊疗手段的研制等“术业专攻领域”、同时也帮助它们成为更具核心竞争力的“轻资产”公司。

  “在苏州工业园区,先试先行的理念被看作是一种历史赋予的担当,我们始终有着一种‘引领变革’的使命感。——通过推行MAH体系,园区见证了诸多创新型的生物医药公司不必再背上‘研发-生产-销售’长链条的巨资投入和负担,更关键的是,此举提升了他们创新的步伐、和将科研成果带向市场的速度。”杨知评补充道。

  事实上,聚焦于核心竞争力与核心科技,客观上也让苏州工业园区更受入驻企业的青睐。PlugAndPlay便是一个例证。

  10月25日,来自美国硅谷的最大规模科技孵化器之一——Plug and Play (PNP)也漂洋过海,正式落户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创业长廊。

  Plug and Play是美国亚美迪集团旗下一家专注于帮助创业团队快速成长的科技企业孵化加速器,旨在为创业公司提供孵化和加速服务。至今,PNP已为上千家创业公司提供了孵化和加速服务,孵化对象包括Dropbox、PayPal、Google等市值百亿美元的企业,其中对全球最大搜索引擎Google公司的天使轮投资,让Plug and Play收获了巨额回报。

  随着中国创业热潮的来临,创业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PNP 也在思索如何借助自身孵化经验来扶持和帮助中国的创业者。

  美国亚美迪集团总裁拉希姆表示,苏州的发展前景尤其是云计算的迅猛发展与PNP的投资规划不谋而合,他们有信心将苏州工业园区打造成“世界的第二个硅谷”。

  苏州工业园区离世界的第二个硅谷之间的距离还有多远?还需要多少时间?目前是无法给出答案。

  但中国何时能有开发区“升级版”,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水平。这在苏州工业园区很快就有答案。10月13日,国务院批复同意了《苏州工业园区开展开放创新综合试验总体方案》。

  《方案》指出,苏州工业园要打造中国开发区的升级版,引领全国开发区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积极辐射推广园区经验。

  苏州工业园区将要拿出精准对策,形成明晰的路线图、具体的时间表和翔实的任务书。

  全程参与申报过程的苏州工业园区研究室副主任沈卫奇认为,开放创新综合试验,不光是一块牌子,一句口号,一顶帽子,而是实实在在、将引领园区未来20年发展的重要战略。

  沈卫奇用“2、3、4”三个数字来概括这份蓝图的主要内容,即自贸区、自主创新示范区“双自联动”,贸易自由化、城镇化、信息化“三化互进”,开放链、创新链、产业链、城市链“四链融合”。

  多位研读了《方案》的学者表示,从现阶段的发展看,国家赋予了苏州工业园区“更好地践行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也就表明了苏州工业园区要在开放型经济上以及助推中国在国际上承担更重要的角色。

作者 周建琳
《中国新闻网》2015年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