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苏风云网络服务有限公司 徐刚

儿时,乘船进城。橹儿在爸妈的手中翻滚摇摆,船儿破浪缓行,我在船舱,好奇的目光总被岸边的野趣俘获,芦苇成片,鹅鸭成群,岸上野草中那个白花花的椭圆,或许是鹅蛋。我手舞足蹈,“爸爸”“妈妈”叫个不停,只希望小船靠岸,能让我看个究竟。多少次,船儿从未靠岸停泊,那个不知究竟的“白花花的椭圆”,永远的印在了我的记忆中。

二十岁那年,我在外地上学,春节是难得回家的机会。那年,看到妈妈的额头新添了许多皱纹,两鬓生出了很多白发。那年,看到儿时的那片野草、儿时那片有个白花花的椭圆的地方,建起了一片片的楼房。是谁的家,建在了我记忆中的土地上?是谁的家,这么气派,连绵不绝。

后来,我知道这里叫国际科技园,是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的家,是成千上万的科技创新者的家,是成千上万的怀揣梦想、为梦想打拼的创业者的家。后来。这里也成了我的家。

2006年,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地方。这一年,我吉星高照。久病的妈妈开始健朗起来了,气色越来越好;生命中的另一半和我定下了执手偕老的契约;钟爱的意大利队过关斩将,捧起了大力神杯;而我,非常幸运的成了国际科技园中的一员。四年,不算很长,但是对于只有八年工作经历的我来讲,不算短了,足以让我骄傲,让我自豪,让我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

清晨,告别丫丫学语的女儿,有时候她会很理智的挥挥手,大多数时候她会使些小性子,撅起小嘴,甚至掉几滴眼泪。我留恋,我向往!留恋洗去我疲惫的家的温馨,向往在另一个家,和那里的伙伴,用我们的智慧和汗水,将我们的梦想一一实现。

黄昏,结束一天的工作,收拾好文件,收拾好心情,起身,将座椅推到桌子下,拎起公文包,环顾四周。我留恋,我向往!留恋这让我尽情释放能量的舞台,留恋这给予我信任和支持的家的和睦!向往着在另一个家,推门进去,闪现的是一缕缕给我能量的微笑。

我喜欢我的家人闲时来科技园坐坐、走走,或等我下班,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他们温馨的家。我喜欢我的朋友来科技园看看,聊聊,这里是我的家,他们会宾至如归,流连忘返。我喜欢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合作伙伴来科技园碰撞思想,指点江山,激昂文字,我们的家会让他信心百倍,成为永远的朋友。

温暖的阳光、飞舞的白雪、迎风招展的旗帜、朝气蓬勃而充满智慧的年轻人……这个家的一点一滴,映入了眼帘中,流进了血脉里。